原创 易中天为什么反对《三国演义》 " />

《三国演义》不能改编!你改编《西游记》、《红楼梦》、《水浒传》我都不反对,我就反对改编《三国演义》!《三国演义》有一面可疑的旗帜:忠义;两颗有毒的药丸:伪善与权谋。这是我对《三国演义》的定义。你可以写三国这段历史,但是不能改编《三国演义》。

我觉得要拍“三国”,就要回到《三国志》,要陈寿,不要罗贯中。这不是一个历史,一个文学的问题,文学要看什么文学,明明是个有毒的东西你还在那改编啊?嗜毒啊?爱读《三国演义》就是吸毒。它传播的思想阻碍中国进步。有了现代意识之后,就会对《三国演义》中的道德观和价值观反感,但凡有现代意识的读者,看到《三国演义》估计都会反感。

这都是当代学者易中天说的。易中天反对《三国演义》十几年来一直未变,他认为《三国演义》的核心价值观就是忠义,讲忠义就是要否定扼杀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岂能有利于我们民族?可是历史巨著《三国志》也是讲忠义的,“人谁不死?死国,忠义之大者”,这是陈寿说的。因陈寿是晋臣,晋是承魏而得天下的。所以,《三国志》便尊魏为正统。在《魏书》中为曹操写了“本纪”,而《蜀书》和《吴书》则只有“传”,没有“纪”。记刘备则为《先主传》,记孙权则称《吴主传》。易中天要《三国志》不要《三国演义》,纯属政治挂帅,上纲上线,以个人好恶定结论。

易中天是从央视《百家讲坛》品三国开始走红的,易中天说他讲"三国",是站在平民的立场,通过现代视野,运用三维结构,以故事说人物,以人物说历史,以历史说文化,以文化说人性。易中天以还原历史形象为旗号,将《三国演义》作为假想敌,对三国人物进行分析,说什么要还原真实曹操,替周瑜辩诬,正说诸葛亮,重评司马懿,纵论天下,闲话三分,细品是非功过,总结成败得失。

易中天是以《三国志》为标本,可是《三国志》本身也是有倾向性的,史家认为,《三国志》最大的缺点,就是对曹魏和司马氏多有回护、溢美之辞。易中天更是把“褒曹贬刘”发挥到了极致,有利于曹操的史料就说,不利于曹操的不说,不利于刘备的就讲,有利于刘备的不讲,历史材料完全为个人目的服务,篡改或裁剪原文、故意遗漏、偷换概念、主观臆造等等无所不用。成君忆当面说易中天为曹操辩护属于“无道德感”,以讲故事的方式伤害别人灵魂的学者“该下19层地狱”。

易中天为了塑造曹操的高大形象不遗余力,否认史实,张冠李戴,从未屠过城的袁绍被易中天主观臆造出一顶“屠城”的罪名,按《三国志》记载,有5次屠城的记录的曹操,易中天声言“屠城这个事情曹操确实干过,当然是不是曹操下令干的这个还有疑问”。

清史编纂委员会委员、研究员李治亭认为易中天的《品三国》实在没品出什么有味道的东西来,“就品出曹操天生是爱说真话的。而这一点还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从历史上研究出来的,这纯属个人品行问题,根本与历史无关。易中天一会儿说曹操温情,一会儿说曹操奸诈,一会儿说曹操可爱,一会儿又说曹操报复心强,这么多矛盾的特质放在一个人身上,真有这样的人存在吗?而他最后又归纳总结为曹操就是一个奸雄,这不又跳进了历史窠臼?”所以,李治亭认为《品三国》只是用时尚语言让历史庸俗化、低俗化,“玩了玩文字游戏,讲了些乐子,却没有任何创见。”

易中天笑言:“如果要我自己说,我就是一棵‘大萝卜’,我的历史观就是‘萝卜史学’。”易中天认为身为平民学者,就是要满足大众口味,将我对历史的感悟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和观众分享。易中天的通俗滑向了庸俗,变成了没有历史观的历史、没有人文理想的历史。正如葛红兵所说的,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他的“小人视角”——就是易中天自己都有所察觉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具体表现是几乎把三国英杰们一切行动的出发点或心理动机都归结为对权力、欲望和利益的无餍追求。

易中天虽然宣称要陈寿不要罗贯中,不得不承认长时间来的“三国热”跟罗贯中分不开,“正是由于他的《三国演义》,这段原本并不十分重要的历史在大中华文化圈内几乎家喻户晓,尽管一般人知晓的并非历史真相。”《三国演义》的文学地位毋庸置疑,同时,它也带领很多人去了解三国的历史,清代韩裔介曾说:“世人鲜有读三国史者,惟于罗贯中演义得其梗概耳。”

《三国演义》是罗贯中对历史的主体性再创造,以人物为载体形象地演义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精神,即仁、义、礼、智、信、勇等中国传统文化价值体系中的核心因素。刘备就是“仁”的代表,关羽是“义”的代表,张飞是“勇”的代表,诸葛亮是“智”的代表,赵云是“忠”的代表等。葛红兵认为,从文化精神的角度来说,《三国演义》对中国文明的意义就如同《荷马史诗》对欧洲文明的意义,它们都是神人相通的作品,事关民族信仰,民族性格,民族精神。对于普通读者来说,《三国演义》的价值远远高于《三国志》等史书,因为前者包含了比“历史真实”更高的“审美理想”。

易中天《品三国》最大错误就是,文学和历史搞不清,用历史的标准来要求文学——用三国史的真实标准来衡量《三国演义》这部文学作品,根本体会不到《三国演义》这部伟大小说的真正意义与价值。

易中天看《三国演义》只看到权谋伪善和忠义,而没有看到《三国演义》的文化内涵和民族精神。易中天反对《三国演义》,但是却颠覆不了《三国演义》的价值。

《三国演义》数百年来不仅在中国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而且还先后被译成数十种文字,在世界多个国家广泛流传,尤其受到亚洲各国人民的喜爱。韩国:不要和没读过“三国”的人说话 ,泰国:“三国”看三遍,此人不可交 ,日本:民众对桃园三结义印象最深刻。三国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融入民族的血液里边牢不可破。